价格仍处高位 进口量或创年内新高 铁矿石高烧还能持续多久?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3日
       北京报道,

铁矿石继续高烧! 6月2日, 铁矿石2009主力合约期货价格开盘报749.5元/吨, 短暂回落后, 进一步上涨至765元/吨的高位。 截至下午收盘, 期货价格报757元/吨, 上涨0.07%。 同日, 大连商品交易所发布《市场风险警示函》, 提醒投资者近期铁矿石市场面临诸多不确定性, 市场价格波动较大, 应理性参与, 合规交易。 疯狂的期货也推高了现货价格, 与此同时, 港口库存不断减少。 6月4日, 港口铁矿石日均处理量保持在300万吨以上; 45个港口铁矿石库存10753.7万吨, 减少31.15万吨或0.29%, 连续7周刷新2016年4月的数据。 本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 在价格高、库存低的情况下, 铁矿石似乎还有上涨空间。 但由于前期引发铁矿石暴涨的因素全部被证伪, 加之价格见顶和供应回暖, 支撑铁矿石价格的因素逐渐消失。 益海澜产业研究院首席分析师林树来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在没有实质性利好的前提下, 预期有望很快恢复正常水平。
        铁矿石拐点或即将到来。 疯狂的铁矿石全线变红, 不断创新高, 将铁矿石变成了疯狂的“石头”。 此前,

钢铁行业传出一则传闻:巴西淡水河谷受疫情冲击, 不得不关闭巴西伊塔比拉地区三大矿山, 导致全年铁矿石产量目标下降2000万吨。 巴西是我国铁矿石供应量第二大的国家, 占我国铁矿石进口总量的21.95%, 仅次于澳大利亚。 巴西减产势必扰乱我国铁矿石供应预期。 雪上加霜的是, 澳洲局势不稳也导致进口收紧。 中国(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表示, 受环保因素影响, 澳大利亚整体供应量减少至2500万吨至3000万吨, 导致铁矿石供应出现一定短缺。
        同时, 由于反倾销原则背景下, 中澳铁矿石进口受到一定的技术限制, 出现供应短缺的情况。 受此影响, 4月以来, 铁矿石期货价格持续上涨。 4月1日, 2009年铁矿石主力合约期货开盘价为578元/吨, 至6月2日收盘, 铁矿石期货价格达到757元/吨, 涨幅30.97%。 “铁矿石大幅上涨仍是由于阶段性供应不足, 5月以来巴西矿石出货量明显不足, 国内港口库存中巴西矿石数量也持续减少。流通资源量下降 已经促使铁矿石价格处于易涨难跌的局面。” 兰格钢网充电部经理孙明说。 一方面原材料供应减少, 另一方面国内铁矿石需求旺盛。 Wind数据显示, 截至5月29日, 国内163家钢厂高炉开工率为70.58%, 攀升至去年7月以来的新高。 相应地, 3月中旬以来, 国内钢材库存一直保持下行节奏。 钢银数据显示, 截至6月1日, 全国40个城市144个仓库钢材库存总量为1131.93万吨, 环比下降4.2%, 国内钢材库存连续九周下降。 “疫情过后, 我国经济政策以宽松为主, 所以新基建开工会增加钢材使用量, 市场需求增加也是推动铁矿石期货等大宗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因素 。” 王红英说道。 然而, 自相矛盾的是, 支撑铁矿石暴涨的却是不实传言。 6月1日, 淡水河谷回应媒体称, 伊塔比拉矿区所有业务活动保持不变, 淡水河谷2020年铁矿石生产指导目标保持不变, 仍为原计划3.1亿吨-33亿吨。 此外, 随着新冠疫情打击其他国家对铁矿石的需求, 淡水河谷预计今年将扩大对中国的铁矿石出口。 据巴西海关公布的数据, 4月份对华出口1639.3万吨, 同比增长103%; 前四个月出口量为6070万吨, 同比增长10%。 在澳大利亚, 铁矿石巨头FMG也在今年第一季度将铁矿石产量提高了10%, 并宣布将2020财年航运经营目标提高至175-1.77亿吨。 根据德意志银行的数据, 2020年前四个月, 澳大利亚共向中国出口了2.78亿吨铁矿石, 同比增长11%, 创近年新高。 两大进口国同时增加供应, 使我国1-4月铁矿石进口量同比增长6.33%。 在林树看来, 影响市场的主要因素有两个:巴西的出货情况以及未来能否维持强劲的需求。 “目前, 巴西航运形势有所回暖, 5月需求强度难以为继。总体来看, 近期价格短期拐点即将出现。” 林舒说道。 从目前情况看, 全年铁矿石进口量不会减少, 需求也不会明显增加。 宏泽研究分析师也认为, 虽然都处于低库存状态, 但去年是由于铁矿石本身供应极少, 导致供需缺口。 今年确实是由于高需求和低中性供应的结合。 因此, 今年铁矿石价格能否进一步上涨, 取决于成品需求如何释放, 矿石端很难出现独立上涨。 “从全年来看, 今年中国铁矿石消费量不会出现明显增长。市场爆发需求的背景是中国的经济稳定措施和当前的复工复产, 在短期内提振了需求。 时间;此外, 当前货币宽松的环境和投机性需求的涌入导致市场出现较大波动, 从全年和全球来看, 今年全球铁矿石供应较为宽松, 国外需求 钢材也是负增长。
       会有下跌, 目前的矿价明显被高估了。 ”林舒说。
       对于铁矿石期货的未来走势, 王红英也认为, 目前价格已经达到阶段性高点, 继续上涨的趋势并不明显, 危机已经在酝酿之中。据了解, 由于港口铁矿石库存持续下降, 4月初部分钢企迅速调整铁矿石采购策略, 加大购买铁矿石期货的套期保值力度, 钢厂减持多头锁定套期保值利润, 以及买入铁矿石期货的私募基金, 希望港口铁矿石库存继续下降, 迫使空头停仓离场, 加剧期货市场多空博弈。 多数港口库存止跌回升。
       6月4日, 铁矿石港口库存较上周小幅增加。天风期货研究所报告显示, 5月底到港铁矿石量大幅增加。 从此前巴西出货量和往年澳大利亚的季节性增量来看,

6月份澳大利亚和巴西的铁矿石到货量将继续保持高位, 目前中国大陆以外的铁矿石到货量远低于去年同期 . 想必每个矿山都大大增加了对中国的出货比例。 预计6月日均到货量将在300万吨至320万吨/日之间, 有望创年内新高。 此外, 6月1日, 国内实施新铁矿石进口检验监管办法, 不仅有利于提高我国进口铁矿石质量, 也有利于提高铁矿石进口速度。 据光大期货黑研研究总监邱跃成表示,

随着中国疫情得到控制, 欧美疫情拐点初现, 预计全球铁矿石供需将 下半年反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