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工资制度应更具激励性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23日
       ■刘波 我国公务员管理体制改革近期取得了一些积极进展。 12月2日,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七次会议审议了《关于建立县以下机关公务员职务职级平行制度的意见》。职位并列的做法有望全面铺开。据统计, 在影响公务员薪酬的因素中, 职位仍高于职级, 职位是公务员薪酬的决定性因素, 导致基层公务员的“思想”成为焦点。在推广上, 千方百计“往上爬”。它还倾向于扭曲他们的行为方式。职级分离可以使公务员福利的提升无需继续走职务晋升的道路, 给公务员更多的职业发展空间。公务员可以根据自身特点选择适合自己的道路。
       例如, 政治素养较高、组织领导能力强、决策能力强的人, 将向涉政公务员努力, 业务熟练、业务能力强、执行效率高的人, 向涉商公务员努力。仆人。这样一来, 只有分工不同, 待遇和身份不同, 所以在事务类公务员的晋升和待遇提升也有广阔的空间。这样, 整个公务员队伍的工作效率才能得到充分发挥。
       近年来,

一方面, 出现了千人参加公务员考试的“国考热”。公务员的岗位被光环笼罩, 但现实中, 仍有不少基层公务员面临着更大的收入压力、工作压力、巨大压力。心理压力和差距。有很多基层公务员, 工作繁重, 不得不与“官场”打交道。百姓的各种“规矩”, 迎合上级, 往往使他们身心俱疲, 却得不到公众的信任, “双方都不敢恭维”。基层公务员是公务员队伍的主力军。他们通常是直接与人们交流的群体。基层公务员是行政管理效率和中央政策落实程度的重要决定因素。因此, 为基层公务员提供更多的薪酬和晋升渠道,

可以调动他们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缓解当前基层公务员倦怠现象, 关系到改革的全局。各国经济发展史上的一条普遍规律是, 社会发展水平越高, 整体富裕程度越高, 对公共产品、制度和治理秩序的需求就越高, 这就需要一个巨大而有效的公共部门提供。公务员无疑在其中发挥了关键作用。所以我们必须调动他们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建立更具激励性的公务员管理制度和薪酬制度, 使公务员的知识、素质、能力、工作效率、服务态度甚至道德素养和素质的差异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在收入上。可以鼓励他们提高服务水平, 提高公共事务管理能力。那些遵纪守法的公务员, 只要能按规定完成本职工作, 就应该能够过上相对体面、安定的生活。对于确实表现突出、做出突出贡献的公务员, 要对其薪酬、荣誉等方面进行反省, 以满足其需求。物质需求和精神需求, 让他们再接再厉。
       虽然工资高可能无法保持廉洁, 但不反映业绩和贡献的工资制度几乎不可避免地会导致公务员的懈怠, 同时也会刺激腐败。现代管理制度的一些理论和成功经验, 以及私营部门一些行之有效的员工激励方式, 可以在考虑公共部门特点的前提下, 为公务员管理所采用。当然, 这样做的前提是必须有一个客观公正的标准来评价公务员的业绩和贡献。这就需要一个科学的公务员考核机制。可以在一定限度内考虑量化指标, 对公务员进行考核, 奖优罚劣, 完善公务员退出机制, 让公务员温故而知新。当然, 考虑到公务员的特点和为公共利益服务的性质, 内部工资差距不应该像民营企业那么大, 否则会导致其他不好的结果。
       在工资制度稳定的基础上, 体现一定的、有限的差异和激励。正向激励可以使那些诚实敬业的公务员脱颖而出, 逐步成为公务员的领导者和主体。更有动力的工资制度可以扭转官风和衙役, 逐步提升政府在民间的形象, 弥合当前“官”与“民”的鸿沟。当然, 部分市民对公务员加薪仍有强烈反应。这就需要改革养老金、医疗福利等“双轨制”, 进一步淘汰公务员。身上的“特权”光环, 需要通过政府职能转变和公务员的态度来减少民众对行政部门的不满。总体而言, 营造平等、公正、透明的社会氛围, 将大大减轻公务员薪酬改革的压力。同时, 公务员薪酬制度改革也应纳入收入分配改革的总体框架, 与事业单位薪酬改革、社会保障改革有机结合, 既不“歧视”公务员, 也不过度优待公务员, 建立公信力长效机制, 保障公务员工资正常增长。